北京切换
孩子的精神食品:值得信赖的绘本大奖和作品(下)

奖.jpg

童书妈妈

“请问‘童书妈妈’,有什么分辨童书好坏的方法?”

这个句式是不是有点熟悉?我是不是要回答,“拿个打火机点燃搓一下,呈粉状的是真的,呈絮状的是假的?”


“丑小鸭变白天鹅”讲的是理想主义,“丑小鸭变烤鸭”讲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个黑色故事,唯一无法通过的是:作者、绘者、初审编辑、复审编辑、决审编审的良心。如果他们真的在乎孩子、在乎品质……这种故事就不会面世!!


既然现有的法律法规,都无法鉴别有没有良心。那么,不妨换一种思路——所幸,其实有一些“良心大大的好”的认证,那就是国内外一些童书奖项。

(上)介绍的是国外的大家,(下)介绍华语区的大奖和作品。

信谊.jpg

信谊图画书大奖

这是来自台湾的信谊基金会,在大陆创办的一个“图画书”奖项。

信谊基金会及信谊出版社是台湾第一家幼儿图画书与教育玩具专业机构,他们早在1978年就开始在台湾推广绘本的创作和阅读。1987年,在台湾创办了“信谊幼儿文学奖”,已经有20多届了,推出了大家现在耳熟能详的如《妈妈,买绿豆》、《小鱼散步》等一大批优秀的作品。

在大陆的这个信谊图画书奖,是台湾奖项的一个延伸。该奖在大陆从2010年开始,已经举行了三届,每届推出图画书的图画、文字奖项,分别为首奖一名,佳作奖一名,入围奖若干。

由于该奖项是由一家出版机构设立,同时,也要求参加评选的是未出版作品,所以,会受到很多的局限。也导致了每年都有图画或文字首奖的空缺。



下面,就台湾的信谊奖,和大陆的信谊奖,推荐一些值得关注的作品。


特别经典和值得推荐的:

台湾信谊奖


《妈妈,买绿豆》


妈妈.jpg


这是一个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图画书。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和妈妈一起买绿豆,煮绿豆,做绿豆冰、种绿豆的平淡而温馨的故事。虽然没有曲折的情节,但浓浓的家庭温情,令人在平静中有一丝感动。

小丸子看后的一个结果,就是每次奶奶煮绿豆粥的时候,都会强烈要求:奶奶,不要放小米!我要做绿豆冰!

这个绘本对于当下的中国社会,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对比:就是现在的家长,更多的是带孩子去游乐场、博物馆、公园、各种学习班,很少有带孩子去菜市场,一起买菜、做家务的。

在很多家长眼中,“学习”、“能力”是大事。而“洗衣做饭”、“收拾归纳”等生活能力则是小事情。不过,有时候,往往“小事情”决定“大事情”,不是吗?

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和孩子一起,从生活中的小事情做起,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好呢?


《小鱼散步》


小鱼.jpg


我们小时候,放了学会踢着石头子回家;会捡地上的玻璃块、小螺丝;会一个人蹲在地上看着小甲虫发呆……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这些简单的快乐,从现在孩子的生活中消失了呢?

我的朋友,双胞胎女生阿童木的妈妈告诉我:我们现在对孩子的关注太多了,说的话也太多了,孩子根本没有自己的生活!

孩子需要自己的生活?很多家长都会迷惑的吧——现在的家长,几乎把孩子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还嫌时间不够用呢!

看看身边的这些孩子,他们的日程表,我敢说,比很多上市公司的CEO还要忙一些呢!常常是一个活动还没完,下一个活动就接上了!

小鱼一个人去买鸡蛋,首先很多家长就不会同意,“太危险”;小鱼在路上闲逛、胡思乱想,更是不可能,“好好走路”,“发什么呆”;小鱼跟路上的狗狗玩,更是大问题,“小心咬你”、“离狗狗远点”……

我想,这本书更多应该给家长看看。我也知道现在孩子面临的“竞争气氛”比较紧张,但孩子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不可以,让他有时候,无所事事地,发一会儿呆呢?


大陆信谊奖


《那只深蓝色的鸟是我爸爸》


那只1.jpg


这本书的故事很有趣,是一个爸爸给孩子讲数学题的时候产生的灵感:恨不得爸爸变成鸟,让孩子学会数数。

特别值得提到的是,绘画是台湾的何耘之,他的画风非常独特,既有很高的艺术性,又充满了童真童趣,非常棒!

在家庭里,爸爸的形象,往往是强壮、勇敢,用来承担责任的那个。为了解决孩子眼中的“大问题”,爸爸有时候需要扮牛扮马,甚至是装疯卖傻。

在一次旅行中,入住酒店后,丸子爸爸为了让小丸子感到“不无聊”,就用床单、枕头,扮演了一个“怀孕的阿拉伯女郎”,逗得丸子和她的小朋友乐翻了天。

看到这个绘本,我很想推荐给那些回到家还整天绷着面孔的严肃型“老爸”——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孩子的开心的笑呢?赶紧换上行头,给我们“变”一个!


《进城》


进城.jpg

故事是老的寓言故事,画风是传统的剪纸、皮影风格。令人惊喜的是,作者颇有新意地进行了创新。

这是中国原创图书的一个思路,即用经典的故事原型,进行有趣的改编,画风则运用传统的水墨、剪纸等传统手法。有些类似国外的《卡夫卡变形记》、《(新版)三只小猪》等等。

老故事怎么讲,怎么看,还真是一个问题。不知道别的家长如何,我经常厌倦给孩子介绍我们小时候已经听腻看腻的那些故事,譬如中国传统的精卫填海、守株待兔、愚公移山、揠苗助长、司马光砸缸,还有一遍遍地讲西方的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等等。

经典的故事,可以让孩子听,但没有必要全都听。想一想,古往今来、东方西方,流传下来那么多的故事,要是一一讲来,岂不是一辈子也听不完?

所以呢,家长们千万不要患上“求全求备”的完美病。不用一听到有一本书自己的孩子还没有读过,就一定要买;一听到有某个课程还没有学,就一定去报名;一听到某个展览、演出还没有看,就一定去看……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一本好书,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同样,一本好书,也可以看很久,很久,甚至一生。


丰子恺.jpg

丰子恺奖 

很多读者都会误会,以为这是中国大陆官方的一个儿童图书奖项。其实,这是香港的陈一心家族基金会等民间机构,征得丰子恺家人的许可,创办的一个鼓励华文原创图画书的奖项。

类似的情况,在香港很普遍。譬如香港著名的何鴻毅家族基金,支持了针对孩子进行的了解故宫、学习传统文化的《我的家在紫禁城》等一系列的出版、教学等(以后,我会重点介绍这个庞大的出版计划,敬请关注)。

丰子恺奖自2009年开始以来,举办了两届。由于是面向已经出版的所有华文原创图画书,质量还是颇高的。有一些作品,譬如《团圆》也借这个奖项,被翻译到英、美出版,是中国原创图画书走向世界的一个良好开端。


特别经典和值得推荐的:

《团圆》

团员.jpg


这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现实故事,有心酸、无奈,又有温情和感动。图画是著名的画家朱成梁。画风严谨,透出老派画家的功力和情怀。

爸爸和妈妈,是不是最应该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呢?

这本来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但是,在现实的中国,这的确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中国大多数的家庭,都没有全职妈妈。有的家庭,如果没有适合的长辈同住,或放心的保姆,就只能将孩子送回老家,长期分离;有的家庭,则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送到寄宿学校,每周才能相见。

就算孩子和父母在一起,也多是爷爷奶奶等长辈,以及保姆来照顾。年轻的父母,大多是在事业的最为繁忙的阶段,很少有充足的时间来陪伴自己的孩子。严格说来,他们也需要“团圆”。

孩子和父母在一起,无论在哪种文化和社会制度下,本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但在现实中,的确也有很多为难之处。

前时,有法律专门要求“子女陪伴老人”,那么,对于更应该陪伴的孩子呢,就更应该规定“孩子必须在父母陪伴下成长”了!

当一个天然的伦理关系,都不能凭着天性来完成,而需要用“惩戒”来规定的时候。我想,我们的父母,需要做出很多很多的牺牲。

无数心理和教育专家都证明,孩子在未成年时期,和父母的相伴是多么重要。无论是此时对健全的人格还是智商、情商的发展,都是成年后无法弥补的。

“现在你不理会你的孩子,孩子长大后就会不理会你!!!”,就是这么简单。已经有太多惨痛的教训了。

中科院心理学专家祝卓宏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极端的案例:孩子小时候,父亲忙着生意,母亲各地旅游,后来就把孩子送往国外。结果,有强烈“离弃感”的孩子,出国后极度抑郁,几次自杀未遂。而此时的父母,已经无法和孩子正常沟通了。

所有有条件和自己孩子在一起的父母,多花费一些时间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吧,多和孩子说说话,一起看看书,做做游戏——多珍惜这永不回复的幸福时光吧。


《荷花镇的早市》


周翔是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力倡者,是很多家长都熟知的《东方娃娃》的主编,也是一流的绘画者。作为国内少有的既了解儿童心理和阅读习惯,又能够持续创作的作者,周翔的每本作品都精雕细琢,每本都值得读。


荷花.jpg

这是一个男孩跟爸爸妈妈回老家的经历。集中体现的,是江南水乡的一个集市。

集市,是日常生活的鲜活反映;那里有生动的各种人,有新鲜的蔬菜,有跳跃的动物,当然,还有嘈杂的吵闹声,和买卖的吆喝声。

这也并不是一个曲折的故事,只是一个经历。有些像是法国的电影,有些像是一篇优美的散文。

这看似平常的,甚至“庸俗”的场景,看似和现在很多家庭追求的“高端国际化”有些背离。很多和我一样从小城市走出来的家长都说:好不容易才拼搏出来,再也不回那个鬼地方了!

但是,当我们的年纪一天天大了,当我们走了很多国家和城市,我们会发现:原来,我们逃离的,或许,正是我们想追寻的。


《一园青菜成了精》


青菜.jpg


“一园青菜”本是一首民谣,有趣,生动,改编的也很好。小丸子在幼儿园看过之后,回家就经常背诵这首歌谣,买了书之后,也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拿出来看。

童谣改编,看似简单,实则很难。周翔的这本“一园青菜”广受家长和孩子喜爱之后,又创作了一本类似的“耗子大爷在家吗”,也是这个类型的精品。




                                   本文转自:童书妈妈三川玲